BoBo的離去至今 已經快九個月了
現在的我 很堅強 比較能釋懷了

上星期 幫貝兒洗完澡 叫她躺躺幫她吹毛時
貝兒那神韻 像極了BoBo
那一幕 將我拉回了BoBo去世那天的回憶

那天 我也是這樣幫BoBo吹毛
一模一樣的動作 一模一樣的神韻 一模一樣的姿勢

一次又一次的幫貝兒梳毛
記憶拉回那天的一幕幕 我手不停的在幫貝兒吹毛
眼淚不爭氣一滴又一滴從眼眶中跳出來
那天我完全不知道 她身體已有了異樣
我將她的反應 歸究於她在耍賴
我將她的所有動作 都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寶拔叫我不要自責
這不是我們的錯
而是 平常的BoBo就是這樣的耍賴
沒有人會知道BoBo的反應 沒有人會發現

也許 真的是如此沒錯
我也是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
放過自己 別再自責 
但 真的不自責 真的不悔恨嗎?? 

寶貝 如果妳會說話 
媽媽也許就不會一次又一次的錯失救妳的機會
如果平常妳不耍賴
媽媽也會輕易的發覺妳的不適
如果妳可以多加把油
也許死神就不會輕易從我身旁把妳搶走

如果真的可以重來一次
我不會 我不會再帶妳下樓
我也不再幫妳減肥
我也不再讓妳離開我的視線
短短不到三十秒的時間
卻奪走了妳存活在這世上的機會


米娜娘跟我說 我應該可以釋懷了
是的 我應該要釋懷了
我試著遺忘不好的、痛苦的記憶
只記得美好 只記得BoBo的開心及美麗
但 那真的過去的了嗎?
不 它並沒有過去 它只是讓我陳封住 
讓我不再去憶起

初養貝兒時 我日日在公司擔心貝兒的安危
我擔心 我打開家門時 貝兒跟BoBo一樣
離我而去 那怕是什麼原因 我都害怕
我能再一次承受這樣的打擊嗎

之前 與琪琪、蘇小娜、米娜娘在餐廳裡談及將來有天牠們會離我們而去
見琪琪及米娜娘哭成一團
我這愛哭的人竟沒哭 也哭不出來 當時我才驚覺
我不是不傷心 我不是不難過 也不是看淡這件事
而是 我逼自己不正視這個問題
明知道有天會發生 但我仍不去想像

在見了BoBo臨走前從鼻子噴出的那些鮮血後
也聽到她那陣陣的唉嚎聲 這樣的痛苦我都嚐了
我想 應該沒有比這個再痛的了

如蘇小娜說的 不去回想並不等於過去
那只是逃避 唯有將記憶拉回來 去面對去解決 
那才是真正的釋懷 內心才能真正的解脫

明白其中的涵意 但 很難 
已承受她離去的事實 
當事人的我 能做的 能釋懷的 都釋懷了
那個傷痕 已割的太深 
無論做了什麼 都難再去讓它痊瘉

昨天 我再一次夢見BoBo
事隔了快九個月 我才夢見她

我在夢中 與她走失了
我不斷的在夢中尋找她
我到處找尋 到處吶喊 大聲呼喊BoBo的名字
我找的慌張 找的汗流夾背
在巷子間 在馬路上 在所有我曾帶她去過的地方尋找她
一邊找 一邊急著哭出來

終於 我在一個大草原上找尋到她
她站在草原中央 也在尋找我
頭來回轉動的尋覓 
滿臉的驚慌 眼神充滿著驚嚇
奶油白的毛髮 也沾的黑黑溼溼的
鼻子周圍也有黑黑的髒水 
我大喊著BoBo

她快速的奔向我 我瘋狂的跑向她 
就在我們交會的那一刻 
我緊緊的抱住她 用力的哭 
哽咽的問她「妳到哪兒去了?妳到那去了?」
「我好想妳!好想妳!」「我真的好想妳!」
她用力的在我懷裡鑽 我用力的抱住她
用盡力氣地緊抱著她 那力道真實的不像是在作夢
我怕 怕一個不小心 她又要從我視線裡消失

在緊抱著BoBo時 腦海中一閃 那貝兒怎麼辦?
BoBo回來了 貝兒怎麼辦?
不到一秒的時間 念頭一轉 
沒關係 貝兒一定可以跟BoBo相處的很好
我可以同時深愛著她們二個 

就在這個時候 我醒過來了
醒來時 多麼期望這個夢能實現
但是 我比誰都清楚
這已不可能實現了
BoBo離開這世上了 她永遠不會再回來
連那萬分之幾的機會都沒有了

下了床 一邊刷牙一邊紅眶了眼
來公司的路途上 仍不斷的幻想
如果這個夢真的實現的話
那該有多好~~


朋友告訴我 她也很愛、很愛BoBo
她也很想念她 
這樣的話語 我聽了好多幾次
我感動 感動我身旁的每個人都深愛著BoBo
BoBo帶著滿滿的愛離開人世 
也許 她是快樂的 她是開心的
也許 我不捨 我難過 
但至少 我知道 大家都愛她
這樣 就好了 這樣 就滿足了



全站熱搜

Bo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